孕前肥胖会降低男孩智商,对女孩却无影响
文章来源:http://hh-wiremesh.com  发布日期:2020-02-15
随着生命科学的发展,表观遗传学越来越受到重视,人们逐渐意识到拉马克的“用进废退”理论也并非完全错误,父母因经历和生活环境等受到的影响会通过表观遗传的方式传递给下一代。
智商(IQ)是个人学习能力、思维能力的重要体现,不久前BioWorld公众号就曾报道过人类基因组内多个基因位点可以通过影响智商从而影响人的收入水平,详情点击:收入水平与基因有关?。
那么表观遗传现象是否也可以影响智商呢?近日,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Elizabeth M. Widen等人在BMC Pediatric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Prepregnancy obesity is associated with cognitive outcomes in boys in a lowincome, multiethnic birth cohort(在低收入、多民族出生的人群中,孕前肥胖与男孩的智商有关)的研究论文。
该研究表明,孕妇孕前超重或肥胖会降低男孩智商,但却与女孩智商无关,这也为孕期妇女提供了警示——孕前肥胖很可能会成为孩子智商发育和全面发展的绊脚石!论文研究由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自然科学学院营养科学系和哥伦比亚儿童环境卫生中心联合完成。
“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思想已经根植于大众的观念中,其背后的原因也不言而喻。
大量的社会性研究表明,家庭经济水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儿童潜力的发挥,包括智商和情商等。
然而这条起跑线到底在哪仍没有定数。
先前有研究表明,孕前体重指数(BMI)和妊娠期间大量增重(GWG)可能与儿童早期和中期认知发展造成不良影响,然而,这些关联尚未在低收入、多族裔人口的城市中进行研究。
低收入、多族裔人口受到不利的产前因素的影响尤为严重,胎儿的发育依赖于母亲的营养状况,但过度肥胖伴随性的全身炎症、代谢压力和激素紊乱可能会在某些关键阶段对胎盘功能和胎儿发育产生不利影响。
儿童的性别是行为和认知的一个决定因素,有研究证据表明男孩和女孩对不良因素(如贫困、压力和产前铅暴露等)的反应不同,然而母亲的BMI和GWG、儿童性别以及认知发展之间的相互联系却知之甚少。
因此,研究团队在参加哥伦比亚儿童环境卫生中心(CCCEH)母亲和新生儿研究的低收入非洲裔美国人和多米尼加城市儿童中,调查了孕妇BMI和GWG是否与7岁儿童的神经发育有关,以及是否与儿童性别有关。
研究者假设,母亲孕前肥胖和较高的GWG与孩子较低的智商有关,而且这种相关性在男孩中更强。
此外,研究者评估了更好的产后家庭环境是否会改变这种相关性,并且他们还进行了敏感性分析,以评估在产前暴露于氯吡硫磷(CPF)和多环芳烃(PAH)等与儿童智商下降相关的物质中,母亲孕前肥胖与男孩较低智商之间的相关联性是否改变。
研究数据来自于一组低收入的非洲裔美国人和多米尼加妇女(n = 368,44.8%的男性后代),她们在1998年至2006年怀孕后期登记。
神经发育测试是通过韦氏儿童智力量表(WISC-IV)在儿童约7岁时进行测量的,并根据种族、婚姻状况、分娩时的孕周、母亲的教育程度、母亲的智商和孩子的年龄进行调整,最终线性回归估计了母亲孕前的BMI、GWG和孩子智商之间的关系。
研究结果表明:这些母亲中23.9%超重,22.6%为肥胖。
在孩子7岁时,女孩的智商(99.7±11.6)高于男孩(96.9±13.3)。
因此,孕妇孕前超重或肥胖与男孩(非女孩)智商呈负相关性。
此外,怀孕期间长胖则对男孩女孩的智商都没有影响。
这项研究调查了一组低收入、多族裔孕妇孕前体重指数和7岁儿童性别发展之间关联性,他们的研究发现,孕妇孕前肥胖与男孩的智商降低有关,但与女孩无关。
现代社会,由于经济飞速发展、生活节奏加快以及运动的缺乏,肥胖和超重现象越来越普遍,因此,本论文的研究结果为孕期妇女提供了警示——孕前肥胖很可能会成为孩子智商发育和全面发展的绊脚石!。

标签:

Copyright © 2004-2025 广州61代孕网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